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香港澳门
站内搜索

关键词:

搜索范围:

工作管理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英文网站
首页 > 人物 > 人物 > 全国公众信息服务门户网站

美国科学院院士朱健康: 享受生活 有取有舍

2012-03-20《中国科学报》 (2012-03-19 B2 人物)本文被阅读过55783次[推荐][打印][保存][大字体][中字体][小字体]


 

 

  ●“如果走上科研道路,不要让自己那么累,不要试图让自己每门功课都要最好。”

  ●“要去享受生活,慢慢水到渠成。”

  ●“每天集中注意力工作4~6小时,其他时间多半就是玩儿。”

  ●“最重要是效率!”

  ●中西方最大的不一样,朱健康的感受就是“科学精神”。也因此,“差别会慢慢扩大”。

  ■本报记者 王卉

  朱健康保持着瘦削的身材,没有像他的很多同龄人那样大腹便便。

  作为9位到场院士之一,日前,在“第11届明天小小科学家”颁奖系列活动中,美国科学院院士、普渡大学植物生物学教授朱健康,受邀到北京八中校史馆与一组参赛学生进行交流。

  朱健康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他本人也是全世界发表文章引用率最高的植物生物学家之一。

  因植物基因研究而备受各界重视,于是在这场交流中,朱健康最开始被追问的,很多都是植物基因相关话题。令朱健康高兴的是,现在的中学生知识都很丰富,很多问题很专业。

  爱好、锻炼很重要

  “您有什么爱好?” 《中国科学报》记者忍不住发问。

  “滑雪、潜水、足球……”朱健康的神情马上活跃、生动起来。仿佛来到欧洲滑雪胜地阿尔卑斯山之巅,正踩着滑雪板,要凌空飞翔;或是已穿好潜水服,正要深入太平洋下2000米,探索海底世界;或是已来到绿茵场上,准备一场痛快淋漓的酣战。

  “兴趣爱好比较多。”朱健康补充,“最多的是锻炼身体。比如,小时候练武术,像很多淘气的男孩子一样,那时会时不时打架,大学也曾经参加武术队。现在经常踢球、打乒乓球、滑雪、潜水……总闲不住。”

  在滑雪等爱好中,朱健康也体验到一种精神:每次都有新的挑战,从不敢滑,到一步步面对更艰难的体验。“这是人类的一种精神,下一步要更好。”

  朱健康小时候生活在安徽农村,父母基本不管,那时就是整天玩,当时很多家庭都有六七个孩子,父母忙着干活,也管不过来。“不像你们现在,幸福,也不幸福。”朱健康说。

  朱健康对现场的中学生提醒:如果以后走上科研道路,不要让自己那么累,不要试图让自己每门功课都要最好。基本的训练是必要的:性格好,耐力好,身体好。特别是锻炼很重要,甚至比掌握多一点知识更重要,“路长着呢!”

  “要去享受生活,慢慢水到渠成。”朱健康说。

  效率最重要,不是死读书

  朱健康现在的工作状态让人羡慕——“每天集中注意力工作4~6小时,其他时间多半就是玩儿”。他也承认,这一点因人而异。

  当然玩时也会思考,不是光死读书。

  朱健康自嘲,自己可能有多动症,看书、工作、学习超过半小时,“就得出去走一走,玩一玩,活动活动”。

  与许多人相同的是,仅仅电子邮件,他几乎每天都要接到几百封,来自世界各地很多实验室。光处理邮件,还不得几小时?!朱健康的做法是:“捡重要的处理,总得有个选择、取舍。”

  “最重要是效率!”什么时间必须读文献,找适合自己状态的时间,如果感觉不太好,就先不做。

  在现代社会、信息社会,像华罗庚所提倡的统筹兼顾,朱健康认为,重要的是同一时间学会同时做几件事。比如每天一到办公室,他会一边听电话留言,一边分拣邮件……

  但有时必须集中精力来做好一件事,比如做一篇文章。

  “据说,大学要阅读很多文献资料?!”有学生提问。大家感觉,这显然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大学主要培养独立思考、分析问题的能力,记忆太多东西,没多大用,很多都忘了。要真正掌握分析问题的方法。”

  高考在即,这些高二学生也非常关心高考的应对。但显然,现在的时代与朱健康高考时代大不相同。

  “现在上大学不成问题,几乎百发百中,我们那会儿,没有多少人能上大学。”

  朱健康第一次高考就曾落榜。

  在家乡小镇上的那所中学,一直以来,几乎没有高考入榜者。朱健康是第二年在县城中学补习了一年,才得以如愿考上大学。“有些地方教育质量不够好,老师很重要的。” 朱健康感慨。

  朱健康被北京农业大学录取,当时比他低上百分的,也有录入清华、北大的。

  中西方科研最大不同

  中西文化差异,是大家追问的问题,也是朱健康不时反思的问题。

  在应对上,朱健康认为,文化上的差异,不是问题,科学是相通的。文化差异会影响交流,可以尽量克服。

  中西方最大的不一样,朱健康的感受就是“科学精神”。这带来中西方之间非常大的差距,也因此,“差别会慢慢扩大”。

  对科研人员而言,在西方,科学精神几乎融合在生活的各个部分。比如除了工作,在吃饭、喝咖啡,包括在酒吧喝酒时,都在谈科学相关话题,即使偶尔会有游离,又很快会回到科学的话题,在这样的交流、讨论中会深受启发。

  而在国内,在工作之外的时间谈科学,很多时候会显得有些无趣。

  “国内还有一点不同,就是个性化不够,这与西方很不一样。”朱健康强调。

  人物介绍:

  朱健康,1967年出生,博士,研究员,2010年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曾获得美国普渡大学生物化学系与园艺及园林学系杰出教授奖,亚利桑那大学生命科学与农学院年度最佳研究员奖,美国植物生物学会颁发的Charles Albert Shull奖。2011年,作为顶尖千人被引进到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工作。

  朱健康是世界著名的植物抗逆分子生物学领军人物之一,主要从事植物逆境分子生物学研究,在植物抗旱、耐盐与耐低温方面的研究硕果累累。他带领的研究组以拟南芥为模式生物,通过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方法,在国际上率先开展植物抗盐的分子机理研究,提出植物抗盐的SOS途径,开创了钙离子响应环境胁迫的研究领域,为从分子水平揭示植物的耐盐机理奠定了基础;增进了对胁迫响应激素ABA的生物合成、干旱胁迫的信号传导等的了解,并首次在试管中用重组蛋白重建了一个主要的ABA信号通路;在表观遗传的分子机制研究方面,首次发现并证明自然界中存在DNA去甲基化的基因,为表观遗传学的研究开创了新的领域;另外还首次发现了nat-siRNAs及其在调节胁迫抗性中起重要的作用等。

  迄今为止,朱健康在《自然》、《科学》、《细胞》等世界高水平学术期刊上发表了近200篇研究论文,是世界植物科学领域发表文章引用率最高的科学家之一。

 

(作者:王卉)
文章主题词:
评论
称 呼:  
评论须知
  • ★ 在本网发表言论,请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有关法律法规;
  • ★ 请勿发表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言论;
  •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 在本网发表的言论,本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论:  
验证码: